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郭德纲有一个相声其中有一大段拿上帝开玩笑
发布时间:2019-10-28        浏览次数:        

  假如把相声里面的上帝改成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或者别的什么神灵会不会惹麻烦??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相声《论梦》郭德纲 李菁演出本郭:来的人可是不少啊李:哎郭:应该谢谢今天的观众朋友们,闹天儿,下雨,有这么句话说得好啊李:哪句啊郭:刮风减半,下雨全完李:说的我们这行业郭:是不是。下这么大的雨,还来这么多朋友,太捧了李:对郭:今天演出结束都别走李:干嘛去呀郭:咱们一块儿吃顿饭李:哦

  郭:徐德亮。在哪呢?在道儿上呢。一会儿又响了--特儿嗒嗒特啦嗒另另嗒...,史爱东。来不了了。一会儿又响了--爸爸接电话儿啊,喂,李菁,倒哪了?行行,(李,你等会儿等会儿)晚,晚会儿吧...

  郭:是不是。从2000年开始,跟李菁一块儿,蹦蹦哒儿哒儿的有时候在一块儿说相声

  郭:说相声不挣钱啊,人家干他那行儿,拿着板儿,脖子上挎一兜子,啊,且前门大街这头儿到永定门来回四趟百十来块钱,跟玩儿似的。知道么

  郭:反正是多知多懂,好。后台有什么事儿,他们都问我,啊,你瞧什么什么事儿,怎么解

  郭:是不是。准备一个大白瓷罐子,刷干净了,刷干干净儿净儿的啊,都擦干了,没水了搁边儿搁着,上那个鱼市儿,买条胶皮管子,这头弄一针头,接好了,噗(口加动作)

  郭:破!(口)换鱼水都见过吧,往外嘬,嘬血,搁在白瓷罐里边儿,嘬四百斤血

  郭:啊。当然了那也是个办法儿啊,不少血吧,差不多,行了,这头拔下来扔边儿上,和了和了,看看稠不稠(动作)

  郭:姜沫,搁盐,搁一张李菁的相片儿,搁一副竹板儿,盖上盖儿,通上电,一按开关,半个小时再揭盖儿,出一李菁,克隆。后来这个技术被卖血豆腐的学会了

  郭:你看包括你以后哪天梦见你变成一头牛一头羊,你问我,我能提前告诉你,去,上医院等着去吧

  郭:饼大就行呗,是吧。吃了四只我实在吃不了了,我这一会还得回家吃饭去呢啊

  郭:你不认识我啊,我是天上来的,天堂知道吗,上帝让我找你,上帝?谁徒弟?

  郭:撑死的?那到有可能,对对对,跟着走吧,跟它一块儿,它弄块儿云彩,站上边儿, 5000字护理毕业论文范文。嗯儿...,来到天堂,好看,建筑好看,着铁栅栏门都关着,这两边儿还有牌子

  郭:我这儿等着吧,天使说你等会儿,我叫门去,嘿我说,怎么称呼?还没问它贵姓?你就管我喊仨儿就行了

  郭:行,你叫门吧。到门口又一门铃,叮咚,门一开传达室王大爷出来了,回来了仨儿!回来了,这是郭先生,快进来进来

  郭:都这么大个儿,三个针儿这儿转着,所有都挂满了,又转的快的又转的满的,我说这怎么回事?说这你不知道吧,地上又一个人呐天上就有一块表

  郭:转得快,转得快。来这屋等着吧,把我带进来,一瞧啊,呵,上帝坐那儿正抽烟呢(动作)

  郭:好些日子没见了啊,挺好挺好的哈。郭先生您好啊,不知郭先生到啊,未曾远迎,当面赎罪,岂敢岂敢,来得鲁莽啊,帝大人就赎个罪儿吧,啊

  郭:嗯,来且了。来你坐坐,别客气啊,今天啊,咱们好好吃一顿,大排宴宴啊,最上等的规格请你,别且,我这人对吃饭不是特别讲究,一般就行了,不不不行,别人行,你不行,必须好好招待

  郭:一会儿的功夫菜都预备齐了,一瞧,呵,哪丰盛啊?一人一套煎饼果子,给杯白开水

  郭:我说帝哥,就吃这个啊,这还这还丰盛呢。对不起啊,你看天堂上就是你,我,仨儿,老王,咱们四个不值当起伙,你先凑合吃吧

  郭:吃吧。吃完了,坐这儿聊天,我说这上天堂有什么好处啊?好处大了,太大了

  郭:这样吧,因为你是这个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呐,我们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想干嘛都能答应,我说,好啊,我希望天下和平,百姓们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没有战争,行吗?

  郭:咱实话实说啊,我没这么大造兴,我也不跟你说别的,这这....(抽烟)

  郭:你换一样行吗?咱商量商量别的,我一摸身上带着一张李菁的相片儿,你的相片儿啊,帝哥,您看看这个,这是我师兄弟儿,李菁,长得挺寒碜的,搞不上对象,你给他,变漂亮点儿吧,(看看撕掉)行行行了,还是说说世界和平那事儿吧

  郭:啊,就是,我说你这,太不象话了你这个,你给我撕了象话吗啊,你不同意说不同意,撕了干嘛,我这还留着辟邪呢,欺负人不行

  郭:不能不能,就是你一人儿的,我特意看了看的。太不象话了你啊,我一说这个上帝急了,呵,烟头儿一扔,褂子一脱,一巴掌宽护心毛,这儿还纹着带鱼

  郭:急了,嘿,我怕你这个,咱外边笔画儿去啊,说是往外,我跟他没发交手,他们仨人儿呢,上帝老王仨儿

  郭:拉开栅栏门出来踩一云彩上,飞吧,没想到上帝出来了,从怀里掏出来一遥控来,一指那云彩,翻,光叽,我掉下来了

  郭:哦,那段儿过去是吧。太难看了,一个长一大牛脑袋,一个长一大马脸,手里拿着钢叉

  郭:哦,西门大官人。我说二位,二位有事儿吗?你叫郭德纲啊?没没没有,我叫李菁,不能,不能(高声),你哪那么寒碜?

  郭:你瞧人李菁的脸,长的跟车祸现场似的,不能,你就是郭德纲,你走不了了,你走不了了啊(高声),阎王爷叫你呢啊,走走走,阴曹地府,快去。你瞧还有这么倒霉的事儿吗,啊。打天上下来又奔地府了,那就走吧,慢慢阴间路,走也得走些日子了,等会儿站这儿别动,打车

  郭:省得走道儿了,来了来了,上车,呸,这一块六的这是,这不给报你知道嘛李:这财务制度还挺严

  郭:嗯。等,等一块二的吧,一会儿功夫来辆一块二的,上车,拉着我,奔那个森锣宝殿,阴曹地府,来那一瞧啊,太可怕了,整个阴曹宝殿鬼哭狼嚎

  郭:油锅嘎啦嘎啦,翻着油花,惨着呢,有一人儿下去的,有俩人儿搂一块儿下去炸的,还有抻成四方的下去炸的

  郭:炸,都炸,那等着吧,今儿这罪够受的啊,一会儿功夫听里边电铃响--铃....,阎王爷上班了

  郭:大鬼儿小鬼儿两边站着,阎王爷出来了,头带冕旒关,身穿褶黄袍,往龙书案后边儿一坐,这龙书案太大了,三米多长

  郭:阎王爷这儿一坐,嗯(有力地),远瞧呼呼悠悠,近瞧飘飘摇摇,有人说是葫芦,有人说是瓢,在水中一冲一冒,二人打赌江边桥原来是,王文林洗澡。大鬼儿小鬼儿都站起来了,好好好(鼓掌),阎王爷站起来,谢谢,谢谢各位,谢谢...

  郭:那个,人犯带齐了吗?跟您回,带齐了。好,带上来。打外边儿押进来了,一瞧啊,于氏由,于宝林,张国容,这都近期来的啊,阎王爷站起来看看,艳芳呢,梅艳芳呢

  郭:艳芳哪去了,马面过来了,阎王奶奶不让带,哦,那行,这仨押,押走啊,还有呢,那几个人儿呢?带上来,又押进来了啊,张文顺,王文林,啊,李菁,都进来了,跪跪跪,跪下(有力地),仨人儿跪下了,阎王爷看着这个恨呐,你叫张文顺呐,是我叫张文顺(斜着肩膀),肩膀咋那样儿啊,打打打,说打,小鬼儿们过来了,拿着狼牙棒,照这脑袋上头,当当当,都见过狼牙棒吧

  郭:跟那个仙人掌似的,大圆棒子上头带尖儿,棒,都咂烂了,顺着脑门儿往外呲血,呜...,(动作)

  郭:是,你就这味儿了。呵,还敢这样说话,啊,狼牙棒,四根儿,打他,四根儿,棒棒棒棒...,整个这前脸儿啊,根笊篱似的,呲...,都是血。

  郭:啊,还有点儿意思呐,打打,你们一块儿都上,啊,四百多人啊,一人举一狼牙棒,对着王先生这脑袋,他这好四面儿都出血

  郭:跑不了了,大小个也轮到我了,吓坏了,往上一走,听阎王爷那儿一吩咐,他一来你们就准备好了啊,刀枪剑戟,斧月钩叉,那什么火的,啊,油锅的,都准备好了啊,等他来

  郭:我可惨了,上来吓我一跳,阎王爷,你叫郭德纲啊,啊(有力),是,是郭德纲,呵,敢说相声啊你,啊,能耐不小啊你,还敢说单的,啊,你要疯啊你,啊,来啊,打,一块儿上,刀枪剑戟一块儿打,我吓坏了,我说阎王爷您别且,您给我一机会,我以后改了,你说改你就改,能改吗?能改。般一凳子,让他坐那儿

  郭:来,你抽一根儿,谢谢您谢谢您啊没事儿啊,我跟那帝哥关系不错,你别提他啊,别提他,嗯,今天找你来有点儿事儿商量商量,你们四个都是说相声的,说相声好人忒少,今天这样,死罪已免,活罪难饶,我得罚你们四个,怎么罚呢,搭上来(有力),话音刚落,大鬼小鬼搭上四样东西搁这儿

  郭:哎。就是王八那后壳,四个都立好了,都贴着标签儿,有三个写的是公,一个写的是母,阎王爷说,你们四个啊,钻这里边儿去,回阳间,别当人了,下辈子你们一人儿当一大王八就得了,啊,就算惩罚,走,钻吧,要说起来这仨人太坏了

  郭:张文顺,王文林,李菁,滋溜滋溜,一人钻一公的,扭头儿就跑了,太恨了你们

  郭:给我留一个,还写的是母,这要是跟阳间,咱们河边儿遇见了,一开玩笑,这受的了吗,这个

  郭:啊。阎王爷也催我,快,钻,钻上走了,阎王爷这,这不行这个,别废话,快快快快,这饶不了你,不是(很委屈),您就再给我机会,我以后改了行吗,你真不钻是吗(有力),行,不钻不钻吧

  基督教、佛教都可以改,他们的教徒都很和气,尤其是佛教,你拿菩萨、佛祖说事估计没人找你麻烦伊斯兰教就算了,你说给教徒听,穆斯林在宗教问题上挺暴躁的();你说给非教徒听,喜剧效果不明显